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2080 “想去就去吧?!?/h1>

勒沃库森壁纸 www.ofkay.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原本就充滿著靈氣的地下空間里,灼熱的火氣彌漫了起來。

那是人稱〈炎魔〉的當代最強的陰陽師宮地盤夫所喚醒的火氣。

宮地盤夫便結著金剛手最勝根本大陀羅尼,以不動明王真諦,吟誦〈火界咒〉的咒文,全身迸出龐大無比的咒力,讓火焰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往四周席卷。

火焰瞬間吞沒了大地,燒毀巖層,讓周圍的一帶全部沉入火海。

本來,在泛式之中的〈火界咒〉乃是灼燒靈性的火焰,只會造成靈性上的傷害,不會像這般以物理干涉的方向燒毀物質,但宮地盤夫所使用的〈火界咒〉卻不在此列。

那是能夠燒盡無盡魔軍及三千世界的火焰,加上術者的靈力無比的龐大,結果便是跨越了靈層,干涉起物理世界來。

這樣的火焰便洶涌澎湃的席卷向了羅真的方向,打斷了羅真準備給予鏡伶路的致命一擊,將羅真以及其身邊的少女們全部吞沒。

只是,羅真張開的結界卻擋下了火焰,姑且在灼熱的火海中保住了能夠讓人生存的一席之地。

但羅真的咒術的確中斷了,讓鏡伶路也是獲得了解放。

“宮地!”

鏡伶路卻是惱羞成怒般的怒視向了宮地盤夫。

被別人給救了一命,這對于鏡伶路來說,本來就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

他不想被任何人拯救,更不需要任何人拯救,亦或者說是不愿意被別人介入自己賭上生死的決斗,為此發怒,理所當然。

可惜...

“既然你不愿意聽這邊的指揮,那我們也沒有必要顧及你的感受了?!?/p>

宮地盤夫沉聲說著這樣的話。

當然,這不是宮地盤夫想做的事情,而是倉橋源司想做的事情。

“動手吧,宮地?!?/p>

剛剛還不想和羅真交手的倉橋源司似乎改變主意了。

原因很簡單。

“又有客人來了,情況有變,必須制造混亂,不能讓儀式被打斷?!?/p>

倉橋源司這么說著,并使役白阿和黑哞兩大護法,讓它們猛然一聲低吼,撲向了一個方向。

那是比較靠近祭壇的方向。

白阿和黑哞撲向了那里,讓那里的靈氣搖曳了起來。

“嘖!”

咋舌聲中,一道身影解除了隱形,從中出現,身上漆黑的外衣鼓動,令其雙腳離地,暴退而開,避開了兩頭雄獅的撲咬。

看到那道身影,少女們睜大了眼睛。

“哥哥!”

夏目驚訝的喚出聲。

來者,赫然便是春虎。

“真正的夜光轉世總算出現了嗎?”

倉橋源司注視著春虎,眼中也是有些波瀾了起來。

“失敗了嗎?”

春虎一邊躲避著兩頭雄獅的撲擊,一邊也有些懊惱的樣子。

春虎就一直都在伺機而動,等待出手的機會。

因為,攻進神田明神的事情,有羅真的百鬼夜行在那里,已經足夠了,陰陽廳方面的陰陽師想必也不可能對付得了百鬼,羅真又勢必會堂堂正正的進攻,讓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春虎便認真的考慮了一下,最終決定在暗處行動,找機會破壞儀式。

結果,春虎還是失敗了。

他的〈隱形術〉的確很高明,可這里是靈氣與神氣的肆虐之地,別說是春虎,就是羅真都辦不到徹徹底底的隱形,加上倉橋源司早有防備,最終還是被發現了。

倉橋源司很清楚,羅真姑且不論,春虎是絕對不會坐視儀式繼續進行下去。

所以,倉橋源司勢必得對春虎出手。

而春虎又和羅真關系匪淺,即使羅真不阻止儀式,那也難保不會為了?;ご夯⒊鍪?。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失去鏡伶路這個可觀的戰力,任由羅真觀戰,隨時介入,對這邊施展雷霆一擊,那還不如聯合鏡伶路,直接出手,把戰場搞亂。

想到這里,倉橋源司才果斷出手。

“————唵·修利摩利·摩摩利摩利·修修利·娑婆訶————”

當下,倉橋源司詠唱能夠凈化不凈的有形之物的烏樞沙摩明王真言,展開了結界,將整個祭壇給?;ぴ諫硨?。

“————唵·毗悉毗悉·伽羅伽羅·悉摩利·娑婆訶————”

緊接著,倉橋源司以沉穩的語調詠唱出〈不動金縛〉之術,讓能夠束縛身體乃至精神的咒力化作重力,壓向了春虎的方向。

“急急如律令(Order)!”

春虎立即發現了襲來的〈不動金縛〉之術,沒有慌張,更沒有大費周章的解咒,而是直接取出一張式符,生成了最簡單的簡易式式神,讓如火柴人般的漆黑人偶出現,主動撲向了〈不動金縛〉之術,讓〈不動金縛〉的重力作用在其身上,將其壓落在地,無法動彈。

可〈不動金縛〉之術也因此作用到了簡易式的身上,讓春虎沒有受到哪怕半點的影響。

曾為夜光的現代咒術之父便展現了堪稱教科書的應對方法,不費吹灰之力就擋下了〈十二神將〉之首的咒術。

“飛車丸!角行鬼!”

隨即,春虎終于召喚出自己的式神了。

“還是被發現了啊?!?/p>

飛車丸在春虎的左邊出現。

“又是老朋友嗎?”

角行鬼則在春虎的右邊出現。

夜光的兩大護法齊齊現身,讓撲來的白阿和黑哞都發出咆哮聲了。

就像角行鬼說的那樣,雙方已經是老朋友。

他們早就在半個世紀前便見過倉橋家代代相傳的護法式神,甚至曾經一起并肩作戰過,一點都不陌生。

“那么久沒見,你們還是那么囂張,給我乖乖趴下吧?!?/p>

飛車丸晃動著靈活的嬌小身軀,掠向了白阿和黑哞的方向,與二者纏斗了起來。

角行鬼剛想一起上,卻被迫停了下來。

“茨!木!童!子!”

楔拔帶著欣喜和瘋狂的尖叫聲,從遠方沖了過來。

“哼!”

角行鬼面色一沉,冷哼了一聲,全身都突然膨脹,讓濃密的鬼氣被釋放。

這一刻里,角行鬼瞇起的雙眸便兇猛的睜開,金色的短發往上竄伸,將近兩公尺的健壯巨軀變大了一倍又一倍,彷佛從體內溢出的力量擠壓著向外膨脹一樣,讓其額頭上都冒出了兩只角。

這才是角行鬼真正的姿態。

只有在這個狀態下,其累積了千年的力量才能完全釋放出來。

“吼!”

千年的鬼王就發出咆哮,其鬼氣之駭人,讓倉橋源司、宮地盤夫以及鏡伶路的面色都變了。

只有楔拔,反而越加的瘋狂,毫不猶豫的揮動靈刀,斬向角行鬼。

宿命的敵人就這么相遇,時隔千年,再次激戰。

于是,鏡伶路的式神撲向了角行鬼,倉橋源司的式神撲向了飛車丸,春虎本人想飛向祭壇,卻被宮地盤夫操縱的炎術給擋下。

“休想靠近祭壇!”

倉橋源司便也準備施展咒術,對付春虎。

殊不知,有一個人,一直在看著他。

那就是京子。

“爸爸...”

京子咬緊了嘴唇。

見狀,只是張開結界,擋下火焰,并沒有動手,甚至連步伐都沒有挪動哪怕一下的羅真看向了她。

“想去就去吧?!?/p>

羅真這么說了。

“嗯!”

京子先是一怔,隨即眼前一亮,感激般的點下了頭。

下一秒鐘,京子向著倉橋源司的方向沖了過去。

“爸爸!”

京子的喊聲,吸引了倉橋源司的注意力。

“京子?!?/p>

倉橋源司蹙起眉頭。

父女倆便對峙了起來。

台湾人怎么赚钱 河北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带坐标 最火真钱捕鱼棋牌直播 澳门压大小玩法 福彩3d走势图专业版 24小时挂机赚钱游戏 看电视赚钱的有 秒速时时彩计划免费 北京pk10日赚两百方法 中国足彩 浙江11选五走势图表 yy德州扑克手机版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版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日 赚钱宝 显示升级固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