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曼联前瞻:2080 “想去就去吧?!?/h1>

勒沃库森壁纸 www.ofkay.com.cn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原本就充满着灵气的地下空间里,灼热的火气弥漫了起来。

那是人称〈炎魔〉的当代最强的阴阳师宫地盘夫所唤醒的火气。

宫地盘夫便结着金刚手最胜根本大陀罗尼,以不动明王真谛,吟诵〈火界咒〉的咒文,全身迸出庞大无比的咒力,让火焰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往四周席卷。

火焰瞬间吞没了大地,烧毁岩层,让周围的一带全部沉入火海。

本来,在泛式之中的〈火界咒〉乃是灼烧灵性的火焰,只会造成灵性上的伤害,不会像这般以物理干涉的方向烧毁物质,但宫地盘夫所使用的〈火界咒〉却不在此列。

那是能够烧尽无尽魔军及三千世界的火焰,加上术者的灵力无比的庞大,结果便是跨越了灵层,干涉起物理世界来。

这样的火焰便汹涌澎湃的席卷向了罗真的方向,打断了罗真准备给予镜伶路的致命一击,将罗真以及其身边的少女们全部吞没。

只是,罗真张开的结界却挡下了火焰,姑且在灼热的火海中保住了能够让人生存的一席之地。

但罗真的咒术的确中断了,让镜伶路也是获得了解放。

“宫地!”

镜伶路却是恼羞成怒般的怒视向了宫地盘夫。

被别人给救了一命,这对于镜伶路来说,本来就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他不想被任何人拯救,更不需要任何人拯救,亦或者说是不愿意被别人介入自己赌上生死的决斗,为此发怒,理所当然。

可惜...

“既然你不愿意听这边的指挥,那我们也没有必要顾及你的感受了?!?/p>

宫地盘夫沉声说着这样的话。

当然,这不是宫地盘夫想做的事情,而是仓桥源司想做的事情。

“动手吧,宫地?!?/p>

刚刚还不想和罗真交手的仓桥源司似乎改变主意了。

原因很简单。

“又有客人来了,情况有变,必须制造混乱,不能让仪式被打断?!?/p>

仓桥源司这么说着,并使役白阿和黑哞两大护法,让它们猛然一声低吼,扑向了一个方向。

那是比较靠近祭坛的方向。

白阿和黑哞扑向了那里,让那里的灵气摇曳了起来。

“啧!”

咋舌声中,一道身影解除了隐形,从中出现,身上漆黑的外衣鼓动,令其双脚离地,暴退而开,避开了两头雄狮的扑咬。

看到那道身影,少女们睁大了眼睛。

“哥哥!”

夏目惊讶的唤出声。

来者,赫然便是春虎。

“真正的夜光转世总算出现了吗?”

仓桥源司注视着春虎,眼中也是有些波澜了起来。

“失败了吗?”

春虎一边躲避着两头雄狮的扑击,一边也有些懊恼的样子。

春虎就一直都在伺机而动,等待出手的机会。

因为,攻进神田明神的事情,有罗真的百鬼夜行在那里,已经足够了,阴阳厅方面的阴阳师想必也不可能对付得了百鬼,罗真又势必会堂堂正正的进攻,让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春虎便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最终决定在暗处行动,找机会破坏仪式。

结果,春虎还是失败了。

他的〈隐形术〉的确很高明,可这里是灵气与神气的肆虐之地,别说是春虎,就是罗真都办不到彻彻底底的隐形,加上仓桥源司早有防备,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仓桥源司很清楚,罗真姑且不论,春虎是绝对不会坐视仪式继续进行下去。

所以,仓桥源司势必得对春虎出手。

而春虎又和罗真关系匪浅,即使罗真不阻止仪式,那也难保不会为了?;ご夯⒊鍪?。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失去镜伶路这个可观的战力,任由罗真观战,随时介入,对这边施展雷霆一击,那还不如联合镜伶路,直接出手,把战场搞乱。

想到这里,仓桥源司才果断出手。

“————唵·修利摩利·摩摩利摩利·修修利·娑婆诃————”

当下,仓桥源司咏唱能够净化不净的有形之物的乌枢沙摩明王真言,展开了结界,将整个祭坛给?;ぴ谏砗?。

“————唵·毗悉毗悉·伽罗伽罗·悉摩利·娑婆诃————”

紧接着,仓桥源司以沉稳的语调咏唱出〈不动金缚〉之术,让能够束缚身体乃至精神的咒力化作重力,压向了春虎的方向。

“急急如律令(Order)!”

春虎立即发现了袭来的〈不动金缚〉之术,没有慌张,更没有大费周章的解咒,而是直接取出一张式符,生成了最简单的简易式式神,让如火柴人般的漆黑人偶出现,主动扑向了〈不动金缚〉之术,让〈不动金缚〉的重力作用在其身上,将其压落在地,无法动弹。

可〈不动金缚〉之术也因此作用到了简易式的身上,让春虎没有受到哪怕半点的影响。

曾为夜光的现代咒术之父便展现了堪称教科书的应对方法,不费吹灰之力就挡下了〈十二神将〉之首的咒术。

“飞车丸!角行鬼!”

随即,春虎终于召唤出自己的式神了。

“还是被发现了啊?!?/p>

飞车丸在春虎的左边出现。

“又是老朋友吗?”

角行鬼则在春虎的右边出现。

夜光的两大护法齐齐现身,让扑来的白阿和黑哞都发出咆哮声了。

就像角行鬼说的那样,双方已经是老朋友。

他们早就在半个世纪前便见过仓桥家代代相传的护法式神,甚至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一点都不陌生。

“那么久没见,你们还是那么嚣张,给我乖乖趴下吧?!?/p>

飞车丸晃动着灵活的娇小身躯,掠向了白阿和黑哞的方向,与二者缠斗了起来。

角行鬼刚想一起上,却被迫停了下来。

“茨!木!童!子!”

楔拔带着欣喜和疯狂的尖叫声,从远方冲了过来。

“哼!”

角行鬼面色一沉,冷哼了一声,全身都突然膨胀,让浓密的鬼气被释放。

这一刻里,角行鬼眯起的双眸便凶猛的睁开,金色的短发往上窜伸,将近两公尺的健壮巨躯变大了一倍又一倍,彷佛从体内溢出的力量挤压着向外膨胀一样,让其额头上都冒出了两只角。

这才是角行鬼真正的姿态。

只有在这个状态下,其累积了千年的力量才能完全释放出来。

“吼!”

千年的鬼王就发出咆哮,其鬼气之骇人,让仓桥源司、宫地盘夫以及镜伶路的面色都变了。

只有楔拔,反而越加的疯狂,毫不犹豫的挥动灵刀,斩向角行鬼。

宿命的敌人就这么相遇,时隔千年,再次激战。

于是,镜伶路的式神扑向了角行鬼,仓桥源司的式神扑向了飞车丸,春虎本人想飞向祭坛,却被宫地盘夫操纵的炎术给挡下。

“休想靠近祭坛!”

仓桥源司便也准备施展咒术,对付春虎。

殊不知,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他。

那就是京子。

“爸爸...”

京子咬紧了嘴唇。

见状,只是张开结界,挡下火焰,并没有动手,甚至连步伐都没有挪动哪怕一下的罗真看向了她。

“想去就去吧?!?/p>

罗真这么说了。

“嗯!”

京子先是一怔,随即眼前一亮,感激般的点下了头。

下一秒钟,京子向着仓桥源司的方向冲了过去。

“爸爸!”

京子的喊声,吸引了仓桥源司的注意力。

“京子?!?/p>

仓桥源司蹙起眉头。

父女俩便对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