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塔:正文 1670章 船到橋頭自然直

勒沃库森壁纸 www.ofkay.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那許多的困惑與煩惱都被拋之腦后,這人生不就是一個個故事嗎?

咸魚也有咸魚的故事,在它成為咸魚之前,它也是大海的一份子,有它自己的夢想和追求。

女人是一種情緒化的動物,之前還一腦袋的困惑與煩惱,聽送子神講了一個故事之后,她就開心了,滿臉的笑容,走路帶風。

“嘿!”碧明珠老云就跟阿綠羅打了個招呼,“獸神,那里什么情況?”

阿綠羅回了一句:“沒什么情況,這里就我一個人,能有什么情況?”

只有他一個人?

寧濤走到了通道出口往下看了一眼,下面果然一個人都沒有了。不過不用去思考原因,通道里的尸體都分解了,就連龍角都沒能留下,那幾個人從兩三千米高的地方掉下去還能活嗎?

“倒是你們那邊是什么情況,那幾個家伙逃走了嗎?”阿綠羅問。

這個問題很簡單,可是送子神卻不好回答。

那邊是什么情況?

他和碧明珠聊了一個驚悚奇詭的話題,然后碧明珠又纏著他講了一個故事,可那些事兒不足為外人道也。

“那個……那幾個人都逃走了?!北堂髦樗盜艘瘓?。

“哦,我想也是的?!卑⒙搪匏檔潰骸澳竅衷諼頤竊趺窗??這個鬼地方下去容易上來難,你們不會還想下去吧?”

碧明珠看著寧濤,這事得老送做主。

寧濤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空的穹頂,若有所思地道:“無論怎么樣我們都要上去,你們有什么辦法嗎?”

碧明珠很果斷的搖了搖頭。

阿綠羅說道:“老送,你是我們中最聰明的神,你都沒有辦法,我們還能有什么辦法?”

寧濤也懶得問了,這種事情他指望不上碧明珠,更指望不上阿綠羅,還得他自己解決問題。

碧明珠抬頭望著穹頂的最高處,水汪汪的眼眸之中金芒閃閃,讓人一看就會覺得這雙眼睛不簡單。

“你這是在透視嗎?”寧濤問了一句。

碧明珠點了一下頭:“可是隔著太遠了,我的視線無法穿過那圓形的閘門?!?/p>

寧濤心中一動:“那你能看清楚那門上的數字嗎?”

“能看見,就在藍色的光帶里?!北堂髦樗?。

“那你能不能把它們寫下來?”寧濤說。

碧明珠說道:“太多了,我數不清楚有多少個數字,就是有紙有筆照著寫我恐怕都做不到,更何況這里連一張紙都沒有,也沒有筆?!?/p>

寧濤皺起了眉頭,如果能將穹頂上的那圓形的閘門上的數字抄寫下來,他這邊就有可能破解門上的“數字密碼鎖”??墑?,這個鬼地方就連最簡單的紙和筆都沒法滿足。

阿綠羅忽然想起了什么,瞬間進入激動狀態,開口說了一句:“老送,我倒是有個好辦法,你想不想知道?”

寧濤和碧明珠的視線瞬間聚集到了阿綠羅的身上,實干型10組合的眼神里都隱藏著幾個億單位的質疑——這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貨居然想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

阿綠羅微微愣了一下,又補了一句:“不想嗎?”

寧濤跟著說道:“想啊,我不是在等你說出來嗎,你快說呀?!?/p>

阿綠羅咳嗽了一聲悲呼然后才說道:“我的尿也是綠色的,我可以鑿個坑尿一泡,碧女神念

,老送你用指頭蘸水……墨寫下來?!?/p>

寧濤:“……”

如此拍案驚奇的主意都能想到,也只有阿綠羅這貨了。

可是寧濤卻又不得不承認,在這操蛋的環境里,阿綠羅這貨想出來的這個辦法雖然驚奇了一點,但的確能解決問題。

“老送,需要我的墨水嗎?”阿綠羅其實還是有點情商,為了避免送子神尷尬,特意把尿改成了墨水這個詞。

可他居然讓光輝的送子神用指頭蘸尿!

寧濤沒好氣地道:“你沒聽明珠剛才說,就是有紙筆也抄錄不下來么?”

阿綠羅聳了一下肩:“那就當我什么都沒說。我去撒泡尿,你們繼續研究?!彼硪桓齜較蜃呷?,一邊走一邊嘀咕,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寧濤再次抬起頭來望著穹頂,他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穹頂,就連碧明珠口中的圓形的閘門都看不見??墑?,他的腦海之中卻浮現出了一個精確到厘米的數據:2499.22米。

好奇怪的數字,為什么不干脆是2500米?

寧濤心中好奇,跟著又瞅了一眼球形空間的底部,他的腦海之中跟著又浮現出了一個數字:2499.22米。

上下一樣高,但同樣也不是2500米。他沒有強迫癥,可是這樣的奇葩數字也讓他抓狂。

為什么不是2500米?

為什么不是2500米!

忽然,寧濤的視線落在了腳下的平臺上,他蹲下去湊了一眼平臺的厚度,他的腦子之中跟著又浮現出了一個數字:0.66米。

2499.22+2499.22+0.66=5000。

這下舒服了。

“老送,你在看什么?”碧明珠好奇地道。

寧濤說道:“我在測這個地方的高度?!?/p>

“呃……那你測出來了嗎?”碧明珠一臉奇怪的表情。

寧濤說道:“這個地方從最底部到最上面總共有五千米,一厘米不多,一厘米不少?!?/p>

“可是僅僅知道高度也沒有用呀,如果我有你的能力就好了,我就能解析那些數字?!北堂髦樗?。

寧濤苦笑了一下:“我要是有你的能力,我既能看見,也能解析,那該多好?!?/p>

兩人各自一聲嘆息,那能力關注與天意和覺醒,沒個人的命運和天賦都不一樣,強求是強求不來的。

阿綠羅忽然插嘴說了一句:“你們疊合一下不就行了嗎?”

疊合一下就行了?

也不知道這句話有醍醐灌頂的法力,還是一語驚醒的夢中人,寧濤和碧明珠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沒有說話,卻似乎是在傳遞什么信息。

阿綠羅呵呵笑道:“我終于想出了一個好辦法,對不對?”

“阿綠羅,你說的疊合是什么意思?”寧濤試探地問了一句。

“你問我疊合是什么意思嗎?”阿綠羅反問。

寧濤點了一下頭:“我覺得我說得很清楚,那么是什么意思?”

阿綠羅說道:“老送,我覺得你比我懂,你才是這方面的專家。而且碧女神能證明我說的話,碧女神你說對不對?”

碧明珠一臉尷尬的神色,那眼神也兇巴巴的。

我對你妹??!

“我去通道里看看,那幾個家伙說不一定會折返回來壞事

?!卑⒙搪蘗糲掄餼浠?,轉身向通道另一邊走去。

寧濤動了一下嘴唇,想開口叫住他,可是留人的話最終也沒能說出口。

疊合就能將兩個人力的能力“共享”嗎?

他的腦子里忍不住要思考這個問題,這樣的話就能解決問題嗎?

阿綠羅的所謂的好辦法怎么去理解都給人一種不靠譜的感覺,可是在毫無辦法的情況下,它似乎又有一天可以嘗試一下的價值。

寧濤移目看著碧明珠。

碧明珠也看著寧濤。

四目相對,默默無言。

“你……”最終還是碧女神不敵送子神的眼神,尷尬地道:“你看著我干什么?”

寧濤干咳了一聲:“你看著我干什么呢?”

碧明珠的臉頰微微一紅:“你不看著我,怎么知道我在看著你?”

寧濤:“……”

碧明珠移目去看阿綠羅,那貨已經走遠了。

寧濤說道:“明珠,你覺得他說的疊合是什么意思?”

碧明珠避開了寧濤的眼神,也不說話,就在那里臉紅。

寧濤有些著急:“你倒是說話呀?!?/p>

碧明珠說道:“老送,我覺得你比我懂,為什么還來問我呢?”

“那要不……”雖然很難說出口,可是寧濤還是說了出來,“我們試試?”

碧明珠悠悠郁郁了好幾秒鐘,然后才扭扭捏捏地道:“我看還是算了吧,我不想試試?!?/p>

寧濤點了一下頭:“我也覺得那貨的辦法不靠譜,我再另外想想辦法?!?/p>

“不過……倒也可以試一試?!北堂髦樗?。

寧濤有些無語的看著她,心里也在琢磨一個事兒,究竟哪一種表態才是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女人心海底針。

你伸手在大海里撈針,你肯定撈不到針,你只能撈起一把咸咸的海水。

“你要不要試試?”碧明珠又問了一句。

“嗯?!彼妥由裱約蛞悵?。

試試就試試。

世上的很多解決問題的辦法其實都是嘗試出來的,失敗了再來一次,失敗了再來一次,失敗了再來一次……

突然,寧濤大腦里的種子蘇醒了,在他的腦海之中散發著幽藍的光芒。那渾如太極的光暈一張一縮,吸收著能量,那種植的葉芽也一點點的成長。

“沒有用啊?!蹦窩鐾磐范ド峽盞鳥范?,可是他的事情并沒有什么變化,他的腦子能測算出距離,可是并沒有別的變化。

“老宋,你看見了嗎?”碧明珠問。

寧濤搖了一下頭:“沒有變化?!?/p>

“看來你還得努力啊?!北堂髦樗?。

寧濤:“……”

轟!

寧濤的腦子忽然一震,涌進了許多信息。

那些信息都是從碧明珠的身上傳到他的大腦之中的,這些信息涌入種子之中,瞬間就被解析了出來。

那是碧明珠所看到的影像,那圓門上的數字!

“明珠,你繼續看著那門上的數字?!蹦渭ざ氐?。

“好……的呢?!北堂髦樗?。

千步之外,阿綠羅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我就知道我的法子管用!”

(本章完)

褚时健赚钱名言 杏彩娱乐首页 快乐十三水玩法 阿里巴巴的微商赚钱吗 足球北京单场玩法 亲朋棋牌官方下载 试玩app赚钱 刷榜 中国女足对朝鲜女足历史记录 悠洋棋牌手机版叫什么 黑龙江p62和值走势图 快速赛车 腾讯欢乐捕鱼的金币能换钱吗 明珠彩票群 真钱诈金花app有吗 捕鱼达人游戏在线玩 极品飞车19如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