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对沙尔克04:第1698章 養尸場

勒沃库森壁纸 www.ofkay.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1698 養尸場

咒王狼狽到了極點,他那一身漆黑如墨的衣著已經成為破爛,那白的幾乎透明的皮膚大片大片的裸.露出來。

他那原本如同瀑布一般的長發也變成了雞窩。

“看什么看,再看挖掉你的眼睛!”

咒王注意到海東臨在看他,忍不住狠狠的瞪了過去。

此刻的咒王身上的氣息都亂了,顯然是經歷過一場慘烈的大戰,死里逃生出來。

“你遇到什么東西了?”

陸云看著此刻的咒王,嚇了一大跳,趕忙問道。

“還能遇到什么東西?不就是煉尸門的那群雜碎弄出來的僵尸大陣?”

咒王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道:“陸云,煉尸門很危險,我勸你最好將他們斬草除根!你真的以為仙界中的煉尸門被仙道馴服了?他們只是為了奪取仙道而暫時蟄伏起來而已!”

“你和煉尸門不是一伙的?”

陸云詫異的問道。

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對付咒王了,似乎煉尸門比咒王更加恐怖。

三十三次輪回中,陸云都見過咒王,見過他一次一次的算計自己,在仙界,鴻蒙之中布置詛咒,布下后手。

甚至那關鍵一戰,咒王將墨依引出來,想要將她殺死,結果道王替墨依死了三十三次。

無論從哪一方面講,咒王都是陸云的不世大敵。但是現在,陸云才發現他錯了……真正恐怖的對手,在三十三次輪回中,陸云都沒有看到……從不曾注意到他們。

煉尸門!

“嘿嘿嘿嘿嘿……”

聽到陸云的話,咒王不禁冷笑道:“我會和將臣那老東西聯手?恐怕我稍不留神就會被他吃掉!”

“你不是經歷過三十三次輪回,看到許多東西嗎?難道你就沒有看到,仙道最后的凋零?”

咒王那黑黢黢的眼睛微微的瞇起。

陸云皺起眉頭,陷入了沉思。

仙道最后的凋零,他看不太真切,若非是那個時候輪回中的他枯坐在枯寂的虛空之中,他也看不到仙道的變化,那個時候,他的未來身受到輪回中本尊的影響,被絕望的氣息籠罩,他根本就注意不到其他東西。

“我來告訴你……仙道自始至終都沒有毀滅,在這方廢墟世界中不斷的輪回。每一次輪回出現的仙道,完整也好,殘破也罷……最終都被煉尸門吞掉了!”

“你說將臣?”

陸云看向咒王:“仙界中的那個煉尸門祖師將臣?”

“自然是他?!?/p>

咒王點了點頭,“將臣就是煉尸門的祖師,一頭從深淵地獄中逃脫出來的僵尸得道,一手建立煉尸大道……這一次,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將臣也來了,他要將那序列世界煉化成煉尸大道序列世界?!?/p>

“這深淵地獄不僅僅是你的主場,也是將臣的主場,若是你們在這里打起來,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海東臨沒有說話,他在看著陸云。

這一刻,海東臨才發現,來到這里之后,他似乎真的幫不上什么忙。

“好,既然如此我就和你聯手?!?/p>

陸云鄭重的看向咒王,然后道:“不過我要看你的本尊,你自始至終都用假身示人,我連你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咒王看著陸云一陣瞪眼。

“還有!”

突然間,海東臨道:“方才往我們臉上灑蜂蜜的那個是不是你?還有你用的是什么蜂蜜?這里怎么會有蜂蜜?”

咒王看著這兩個奇葩,頓時一陣無語。

“其實你幫不幫我無所謂,我已經與那時空守衛達成協議,必要的時候她會出手幫我?!?/p>

驀地,陸云提到了被他關押在混亂地獄中的時空守衛。

“時空守衛?就她?”

咒王的臉上全是不屑,“一個刁蠻任性,嬌生慣養女娃兒罷了,能有多少本事?你指望她能幫忙?她若是有那個本事,又豈會被你生擒活捉?”

陸云的神色訕訕,他這句話也不過是試探咒王罷了,他根本就沒有和時空守衛達成什么協議。

甚至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來得及和時空守衛交流……在這里,他根本就不敢分出一點多余的精神去凝聚化身。

“你認識她?”

驀地,陸云陡然間問道,聽咒王的口氣,似乎和時空守衛異常熟悉。

“哼?!?/p>

咒王哼了一聲,沒有答話。

這個時候,咒王已經給恢復到先前的模樣,一個長發披肩,一身黑色長衫的青年,他的皮膚白皙如紙,白皙如紙,近乎透明……而他的樣子,更是俊美到妖異,若非是陸云看到他身上顯著的男性特征,幾乎認為眼前的咒王是一個女人了。

不過陸云并不相信外在的性別……當初他可是被卿語欺騙了好久,將卿語當成兄弟,結果她突然間就變成了女人,成為了他的道侶。

“好吧……我與你聯手對付煉尸門?!?/p>

陸云終究點頭,“不過我不能相信你?!?/p>

“你覺得我就能相信你了?”

咒王冷冷一笑,“跟我來?!?/p>

然后咒王的身形一動,就消失在原地。

先前咒王顯然與煉尸門交過手,并且吃了暗虧。

“你不怕他將我們引入陷阱?”

海東臨突然間傳音道:“他和煉尸門顯然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若是他和煉尸門是一伙的那就太好了,正好將他們一網打??!”

陸云的臉上閃過一抹猙獰。

走在前面的咒王似乎是感應到陸云神色間的變化,他情不自禁的回頭,狠狠的瞪了陸云一眼。

兩人誰也不相信誰,他們都在等對方露出破綻,然后一舉將對方干掉!

這個時候,陸云也終于找到了機會,他分出一絲精神進入混亂地獄,凝練出化身。

時空守衛已經將臉上的鬼臉面具摘下來,她懶洋洋的躺在一塊黑色的大石頭上,似乎是在睡覺。

“咒王說你嬌生慣養,沒想到你在這石頭上就能睡著?”

陸云詫異的看向眼前的這個少女。

看上去二八芳華,那絕美的容顏幾乎將這方地獄照亮……若非是她的手上還抓著那個鬼臉面具,陸云實在無法將眼前這個絕美少女與先前那兇殘的時空守衛聯系到一起。

“哈欠?!?/p>

少女聽到陸云的話,她打了一個哈欠,睜開眼睛幽幽的看著陸云。

“在這廢棄之地中,時時刻刻都有送命的危險,好不容易來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還不趕緊睡一覺?!?/p>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語氣中有些無奈。

“既然你怕死,那就好辦了?!?/p>

陸云聽到少女那似乎有些無腦的話,嘴角閃過一抹笑意,他似乎明白過來這時空守衛為何會主動進入這混亂地獄了。

她怕死,而這里安全。

“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一切,然后我?;つ??!?/p>

陸云笑了。

“就你?”

少女撇了撇嘴,“你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の??”

“你覺得你變成這輪回之地中的異數,真的沒有人注意到你嗎?只是你現在還是一只小螞蟻,翻騰不出什么浪花而已,若是有朝一日,你開啟序列……必然會有人來收拾你!”

聽著少女這貌似威脅,實則提醒的話,陸云的心里不知道為什么生出了一個荒唐的想法……這個時空守衛,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自己人?

陸云詫異的看向少女。

少女哼哼了兩聲,對著陸云使了一個眼色……這一刻,陸云才覺得,這時空守衛并不是打不過自己才來到這里的,她是早有預謀,之前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逢場作戲!

“墨依的師姐呢?”

突然間,陸云沒頭沒腦的問了這么一句。

少女被陸云的這個問題問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她就明白陸云的用意。

“她是個傻子,徹頭徹尾的傻子,她也不是墨依的師姐,而是半路認的。我看她不順眼,就講她的力量封印,丟在原始鴻蒙破碎那一戰中去了,至于她是死是活,我也懶得管?!?/p>

少女想了想,繼續說道:“不過她雖然傻,但眼光還不錯,趁著墨依落難之際,稀里糊涂的成了她的師姐,去了仙界之后,又收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徒弟,嗯,就是那個聰明伶俐又天資非凡的小道姑,還有一個……是這方輪回間,唯一一個精通命運的人!”

阿織!

玉衡蘿。

現在阿織的本尊玉衡蘿已經回歸第四界,坐鎮天象山。

而那小道姑……本來一直在仙界修煉,但是后來有一天,她突然失蹤了。

本來,陸云以為小道姑被她的師父帶走了,現在看來……那個有些傻里傻氣的小道姑,顯然也不是普通人。

就在時空守衛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陸云的這具化身突然間散去。

“我是不是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告訴他?”

少女眨巴了一下眼睛:“陳霄和卿不疑那兩個夯貨也在這里,他們可比我厲害多了……”

“算了,反正那兩個夯貨知道陸云在這里,一定會來的?!?/p>

時空守衛拿出了一面鏡子,對著鏡子顧影自憐……而鏡中的影像,赫然是……小道姑。

……

無窮無盡的僵尸,從四面八方殺來。

從它們出現到將陸云三人圍住,僅僅用了眨眼的功夫。

陸云恨不得掐死咒王,這一刻他真的認為咒王和煉尸門是一伙的了。

咒王也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會這樣,這群僵尸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我明明選了另外一條路!”

咒王尖叫起來。

“這里是煉尸門的養尸??!”

陸云咆哮道:“你你你難道自己就不會推算一下嗎?”

“我又不會術道,怎么推算?!”

咒王一瞪眼:“別廢話了,快點出手將這些僵尸干掉!”

這些僵尸的強度,都相當于開啟一重序列的修士,這樣的實力,本來并不會被咒王和海東臨放在眼中。

但是,僵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放眼望去,那灰黑色的虛空當中,都被僵尸那猩紅色的眼睛照成一片血色。

海東臨倒是沒有廢話,他的手一招,鋼叉出現在他的手中,而后便是他的最強攻擊萬海歸墟。

在這里,不能有任何松懈,若是不全力以赴的話,恐怕頃刻間就會被這群僵尸吞了。

咒王也沒有耍什么心眼,一道一道黑色的符箓從他的手上飛出,不斷的將那些僵尸震碎……這些僵尸,根本就不是這兩尊大能的對手,但是他們殺戮僵尸的速度,卻完全趕不上僵尸補充過來的速度。

每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有無窮無盡的僵尸將之前倒下的僵尸留下的空缺堵住。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包括頭頂之上都有僵尸撲來。

“還不快想辦法!”

咒王尖叫起來,在這樣下去的話,他的力量就會耗盡,到時候只能被僵尸活活咬死。

“為我護法!”

陸云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并沒有參與到殺戮之中。

這種屠殺僵尸的行為,完全沒有任何用處……這里可是深淵地獄,埋葬眾生身軀的地方,這里的僵尸有多少?哪怕是被煉尸門挖出九牛一毛來,也都是一個無法用數字形容的恐怖數量。

所以,陸云要從根源解決這些僵尸。

這里是深淵地獄不假,但是這里的格局被煉尸門重新劃分了出來,變成一個‘養尸場’的格局。

這個格局如同一個世界,界中之界,如同一個毒瘤一樣寄生在深淵地獄之中。

“還好,煉尸門是通過特殊的方法在這里養尸,他們的本尊應該都在陽間墓中,否則就真的麻煩了!”

陸云深吸一口氣,他全力運轉術道,默默推算著。

“該死,這里竟然還有一個活人墓的格局,煉尸門是要煉制尸王!”

驀然間,陸云的臉上閃過一抹驚恐,從術道的推算中,陸云駭然的發現,那座活人墓所在之地,竟然是這深淵地獄大墓的最核心主墓所在。

深淵地獄的格局被人改變,化作一座巨大的墓葬,葬著一尊無法想象的大人物。

那尊大人物理所當然就被葬在這座墓的核心主墓室中……當然,墓葬的核心主墓室,并不代表深淵地獄的核心,深淵地獄的核心是功德寶樹的殘骸,與泰山的碎片。

但是……現在,這座大墓的核心,已經被人煉制成活人墓,活人墓是養尸王的地方。

一旦尸王成型,立刻就會被煉尸門掌控,到時候……這里所有人都得死。

與活人墓相比,這里的養尸場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說什么?!”

咒王和海東臨齊齊變色。

“這座大墓之中葬著一個無法想象的大人物,而現在,煉尸門要將那尊大人物變成尸王!”

陸云咬牙切齒道:“別管這座養尸場,隨我去破了那座活人墓!”

“那也得等我們有命走才行!”

海東臨咆哮道:“老子要撐不住了!這些僵尸的實力都相當于開啟一重序列的修士……太多了,殺不完!”

海東臨已經力竭。

咒王的臉色有些難看,現在他也如同被拖進了一灘爛泥中無法脫身。

“給我……滾?。?!”

轟——

一座巨大的門戶突然間出現,灰色的深淵地獄之火化作一道一道的沖擊波,朝著四面八方轟了過去。

這是鬼門關帶著深淵地獄的氣勢降臨。

僵尸感應到深淵地獄之火的力量,瞬間驚退。

“走??!”

陸云一山身就進入鬼門關,海東臨緊隨其后……咒王稍稍的遲疑了一下,也跟著進去了。

鬼門關的另外一面依舊是深淵地獄……不過鬼門關出現在煉尸門的養尸場中,勢必會引起煉尸門人的注意,但是方才那種情況,陸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你說煉尸門要煉化這座墓中的墓主?”

咒王平定心神,他的語氣有些兇狠。

那位大人物的死氣,與這深淵地獄所化的大墓的墓氣,是構建那序列世界的最根本力量。一旦這兩種力量被破掉,那么那方還并未徹底完成的序列世界,必然會煙消云散。

原本,咒王以為煉尸門的計劃,也是要奪取那方還在完善中的序列世界,卻不想,他們竟然在打那尊大人物的尸體的主意。

“方才我在那養尸場中動用鬼門關,煉尸門的人必然有所覺察……他們雖然無法從陽間墓降臨這里,但卻能通過他們的戰尸進入此地?!?/p>

“我們的動作要快!”

陸云一咬牙,他再一次開啟鬼門關,然后他一步踏入鬼門關之中,這一次咒王沒有遲疑,他緊緊跟在陸云身后。

“這里……就是活人墓?”

鬼門關之后的一幕,讓咒王和海東臨面面相覷。

一座坍塌的大山,一株化作焦炭的參天大樹,與一具無頭尸體,勾勒出一副慘烈的畫面。

在那具無頭尸體之前,還立著一座血淋淋的石碑,其上刻著四個大字。

五獄獨尊。

“這里是深淵地獄的核心,當年泰山神所居之地?!?/p>

陸云看著那無頭的尸體,開啟幽瞳,觀察他的生死信息。

“不過這具無頭尸體卻不是泰山神的……而是殺入這里的強者,被泰山神殺死了?!?/p>

陸云一步一步地走到近前,觀察著那株已經化作焦炭的功德寶樹……功德寶樹之上的深淵地獄之火已經完全熄滅,但是深淵地獄的格局卻還在。

“你別動!”

突然間,咒王一咬牙,說道:“演化秩序世界的地獄并不僅僅只有一座,而是四座!”

“除了幽冥地獄之外,其他三座地獄在三個不同的方向,序列世界就在四座地獄交匯的地方?!?/p>

到了這一刻,咒王終于說出了一些秘密。

……

腾讯捕鱼达人3d版赚钱 电玩捕鱼1000分炮技巧 摩尘娱乐游戏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查询 新11选5 865棋牌游865棋牌游戏 四川快乐12选5看号技巧 百家樂网址龙虎斗 陕西11选5预测一定牛 手机上捕鱼赢钱技巧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 10号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老公赚钱老婆花语句 重装机兵2青蛙赚钱赚钱 代理哪个棋牌游戏能赚钱 73棋牌